第二百三十章怎么弄死这个贱人,她说了算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403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她有了一定的头脑。

有自己思维逻辑。

白辛言眼角斜斜挑着,带着浅浅无辜笑,说:“白二小姐,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我管不了那么多,不过看在你是爷爷的孙女的份上,我劝你一句,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和心思了,因为我压根不是白家人。”

顿了顿,白辛言凑近白辛蓝,压低嗓音又说:“有的时候,人坚持的不一定是对的!”

这句话说的是相当有深意了,不过,白辛蓝并不明白什么意思,她也不想明白。

现在,她唯一想明白的是,接下来怎么做才能再次瞬利提取这个女人的DNA样本。

这个贱人绝对是白辛言,绝对是。

既然是白辛言,那么就是跟爷爷,跟爸爸有血缘关系。

她要重新在这个贱人身上提取样本,不同地方的样本,和爷爷或者爸爸的DNA做亲权鉴定。

只要确定了这个女人跟爸爸有关系,那么总会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白辛言的。

想到这,白辛蓝迅速抬起抓着白辛言腕子的手,另外一只手,在白辛言白嫩的手指尖处,狠狠一抠一扯。

瞬间,白辛言中指指尖一块连带着血肉的指甲被暴力的撕扯下来。

指甲连着血肉,瞬间,白辛言被撕裂的指甲的地方冒出红色的血珠。

那血珠越来越大,顺着指尖淌下来。

白辛蓝并不管白辛言什么样,自己要的东西得手后,一把甩开白辛言。

此时的白辛蓝完全没了众人眼中,娇弱任性的形象,而是理智又疯狂的。

她除了脸上妆花了,眼睛比较红以外,精神状态特别好。

看着白辛言,也学着白辛言的样子,慢慢的凑到白辛言面前,勾起一侧嘴角,扮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心儿姐姐,你没事吧?”白辛蓝又变成奶声奶气的嗓音,说:“没关系,多吃几顿肉就补回来了!”

白辛言被白辛蓝甩开,手指冒着血。

她看了一眼手指,圆圆小脸儿黑了起来。

“你别生气,既然你说你不是白辛言那个小贱人,我得替你证明一下啊!”白辛蓝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好了,我走了!”

说完,白辛蓝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要离开。

身后,白辛言眸光一凛,快速伸手,一把抓住白辛蓝握着指甲的手,奋力的抠开,把指甲扔掉。

她知道白辛蓝这是要拿指甲和白家人的DNA做对比,但她绝对不能让白辛蓝这么做。

“江心儿你……”

白辛蓝的白皙手心被白辛言刚刚抠的已经有了血痕。

隐隐有痛的感觉。

她咬着牙隐忍着疼痛,看着白辛言,愤怒骂的道:“你个贱人!”

讲出一句话,白辛蓝就要抬手,朝白辛言扇去。

白辛言眼疾手快,凌厉的出手,擒住要落下的白辛蓝的手腕。

绷着小嘴儿,使劲的将手压向一边。

白辛蓝这会儿也是急了,本来都要到手的东西,结果被毁了。

她咬紧后槽牙,拿出吃奶得劲,拼着蛮力使劲要挣脱白辛言的钳制,要一巴掌扇下去。

然而,力量悬殊,白辛蓝根本抵不过白辛言的力气。

白辛蓝小脸气的漲红,最后索性猛地手一松,甩开白辛言。

“嗯嗯这才乖嘛!”

白辛言笑咪咪的夸了一句,将指甲踩在脚下,说:“我告诉你,白二小姐,以后在我面前收起你的小心思,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根本不是什么白辛言,你别枉费心思了!

我不是怕什么,而是我不想跟你这种人纠缠,所以以后别惹我,不然,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哭晕,虽然我知道大多数情况下,你哭晕是装的,但你确实有这个毛病。”

顿了顿,白辛言眼底泛起冷意,继续道:“你大概不知道自己一边哭一边抽搐是个什么样吧?没关系,我可以找个机会拍下来给你看,顺便发给霍端铭,我相信,霍端铭会特别欣赏两只眼睛翻着,四肢扭曲的你,你说……”

“你……你敢!”

白辛蓝本来听前面还不足以为惧,但一听到白辛言说要拍视频,发给霍端铭,一下子忍不住叫出声,没了奶声奶气的妆饰,嗓音苍白到刺耳。

她咬着牙,脸上扭曲,明明是愤怒但却极度隐忍。

她吼了一句,惊慌失措的看向客厅,看到没人关注这边,一把抓住白辛言的手臂,眼泪要落下来,但忍住了:“江心儿,不能,你不能发,我不能看端铭哥哥看到……”

后面的两声不要,近乎哀求的语气。

白辛言扫了一眼被白辛蓝抓着的手臂,淡漠的勾了勾唇角。

“白二小姐,这发不发呢,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自己,就如我刚才所说,只要你不惹我,不来背后算计我,我就不会做什么,你别以为你让乔兰初假扮我,我不知道!”

白辛言目光发紧,阴仄仄的说道。

白辛蓝白着一张脸,待白辛言讲完话,咬着牙点了点头。

虽然点头,但红肿眼眸里却煽起了,恶毒的火光。

是啊,她不能惹这个女人,眼下,有九爷在嘛,她必须得隐忍。

反正也不差这一两天。

等九爷走了,怎么弄死这个叫江心儿的贱人,还不是她说了算。

她可没忘当初和妈妈敲定了什么。

动手斗不过这个贱女人,但只要肯动心眼,这个女人一定死。

白辛蓝咬着嘴唇,使劲点了点头,算作认输。

白辛言见状也就没在说什么,勾了勾漂亮的小嘴角,迈出楼梯间,往楼上走。

白辛蓝转身,余光扫了一眼楼梯上的白辛言。

目光越发的阴毒疯狂。

另一边,黄姨受白辛言的命令找螺丝,她不知道白辛言要螺丝做什么。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合适,琢磨了琢磨,就去厨房问白家的佣人。

白家佣人是个五十来岁,看上去很干练的阿姨。

她今天给胡范琴准备晚上喝的养颜美容的滋补汤,因为听墙角,汤糊了,正在被陈管家骂。

“你也是白家的老佣人了,伺候夫人的事,你也马虎,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陈管家是白家的管家,长得清瘦,但很精神,

眉眼里都是人情世故和讨好谄媚。

“你赔,你赔的起吗?这碗汤,就光材料费都足够你一个月工资了!”

?陈管家教训佣人,神色严厉,毫不留情。?

话里话外都是说佣人穷酸,赔不起什么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