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九爷到底得的什么病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28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一句话没说完,瞿司承感受到一道冻死人的目光。

一下子闭了口。

这边,阿鬼拆了霍胤尧的车,迅速回到二楼的卧室。

把螺丝钉递到白辛言的手上。

“说吧!我中得是什么药?!”阿鬼沙哑嗓音,听着很刺耳。

白辛言接过螺丝钉,大眼睛笑得弯弯,小嗓音清甜:“维生素啊!”

阿鬼当然不信白辛言的话,光秃秃的眉头皱了皱,迅速出手掐住白辛言的脖子。

“还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会发生什么?”

阿鬼两只歪歪斜斜的眼睛,目光十分凶残,讲了一句,手上猛地一下用力。

白辛言被掐住脖子,小眉头皱起,垂在身侧的小白爪子动了动,手上一个针管刺向阿鬼。

阿鬼凌厉的地一闪,闪开了。

他闪开,白辛言猛喘两口气,清丽小眉头一挑,睨着阿鬼说:“你大爷的,你居然真的要我命!”

阿鬼扭曲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还是凶残中带着一丝怒意。

“我一直都想要你的命,现在稀奇什么?!”说了一句,阿鬼顿了顿,“说吧,我到底中的什么药?我接下来会怎么样?”

白辛言圆圆小脸儿黑着,拍了拍手,突然咧开小嘴儿,说:“原来,你也怕死啊?!”

阿鬼:“……”

“你是怕你死了没人保护九爷?”白辛言挑了挑清丽小眉头,转过身,“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也不希望九爷那么快死了?”

后半句,白辛言是背对着阿鬼说的,阿鬼并不能知道她此时的表情。

“你放心,这就是维生素!”白辛言顿了顿,又说:“你不是最近又注射了一项新的药物吗?这种维生素会减少你体内排异现象发生的程度!”

“你怎么知道我注射了新的药物?”阿鬼问。

白辛言回过身,圆圆小脸上,大眼睛水汪汪的,很好看。

她大白眼一翻,说:“你傻啦?我可是你祖宗,我难道不知道你每年都会注射一种抗击Z国流行病毒的药?我难道不知道你一注射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排异现象?!”

讲完这些,白辛言一下子窜到床上,抱起床头柜上的复古的首饰盒。

清秀的眉眼一挑:“你接下来不会有任何异常反应,放心!”

阿鬼眉头皱了皱:“……”

有些不太相信白辛言的话,三年前的她或许不会害他和九爷,但是三年后,他真的不敢肯定。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等。

等两分钟,看看到底会不会有什么异常反应。

两分钟过后,阿鬼果然没有发觉身体有什么异常反应,眉心不由自主皱起来。

看着低头,鼓着小嘴儿,认真修理自己首饰盒的白辛言。

眉眼间多了一丝不解。

这个时候,卧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凭借超强的听觉,阿鬼能判断出是谁的脚步声。

目光一凛,快速拿过白辛言手中的首饰盒,窜向窗外。

阿夫受霍胤尧的命令,来到二楼。

本来还想着,女孩儿家的房间他不方便进去,但上了二楼,阿夫看到二楼卧室房间的门开着。

就没那多想,走到门口。

走到卧室门口,阿夫一眼就看到满地的狼藉。

先是惊了几秒,然后伸手在门板上叩了叩,“江小姐!”

白辛言被阿鬼拿去了首饰盒,手上空着。

听到叩门声,僵着的小手拍了拍,抬头看向门口。

看到阿夫,红红小嘴儿一咧,笑嘻嘻的说:“恩恩,阿夫,有什么事吗?”

阿夫也回以恭敬谦卑的笑容,看着白辛言道:“江小姐,九爷让问问你,螺丝钉找到没有?如果没有找到,就九爷会安排人再去找!”

白辛言大眼睛眯了眯,眼底里划过一抹不解,“那个……九爷让你问我的?”

“是!”

阿夫回。

“九爷没生气?!”白辛言又问。

这种清洗,要说霍胤尧冷着脸,呵斥阿夫把她弄下去,她信。

但是,说霍胤尧没生气,她是相当有疑惑的。

“没有!”

“哦!”白辛言皱着小眉头,迷迷糊糊应了一声,说:“那……那你跟九爷说,我已经找到了!”

“好的!”阿夫应声。

阿夫应了一声,恭敬的低身,要退出卧室。

就在临跨出门外的时候,微微顿住步子,说:“江小姐,九爷……九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了!”

这句话,表面听着没什么。

但实际上相当又暗示的意味了。

听了阿夫的话,白辛言小脑袋一滞,随后又开始转了起来。

转了一会儿,细白贝齿紧紧咬住小嘴唇,最后,松开。

“阿夫!”白辛言迟疑的唤一声,说:“九爷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真的……真的就没法治了吗?”

问完一句,白辛言就又咬上红红小嘴儿。

目光鲜有的深沉。

阿夫闻言,没有立刻回答白辛言,而是沉默几秒,说:“九爷三年前出了车祸,腿被卡住,落下了腿疾,肺部由于吸入大量的烟雾,导致器官受损,一受风一受寒,或者激动就咳嗽!最近这两年……又添了些奇奇怪怪的病,总之是不好的!”

讲着话,阿夫有意无意的瞄白辛言一眼,看白辛言的面部表情。

白辛言鼓着小嘴儿,乌黑水亮的大眼睛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哦,好吧!”白辛言鼓着小嘴儿,应了一声,说:“那……那我们下去吧,我饿了!”

说道最后,居然说道饿上面了。

阿夫眉头跳了又跳,“……”

“走啊,还愣着做什么?!”白辛言皱着小眉头,说了一句,就直接绕过阿夫往楼下走。

阿夫没敢多耽误,叹了一口气,跟着往楼下走。

下到一楼,白辛言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在楼梯口顿住步子。

她抿了抿小嘴儿,抬眼看向客厅中央的坐在主位对面上的白振业。

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是还是能感受到他脸上的落寞神情。

在印象中,爷爷的一直是那种和蔼,有能力,有担当,还有大家长威严的那么一个人。

但眼前的,却是一个孤独的失去所有光环的,普普通通的老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