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把这气咽到肚子里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01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陈管家说的还是比较委婉的,白明重的原话是:九爷对夫人和二小姐有意见,让夫人长点眼色,别出现在九爷面前。

末了才补充一句:给二小姐和夫人在厨房准备一桌,再添两个菜!

当时陈管家也是觉得过分,夫人是白先生的妻子,是白家的主人。

这哪有来了客人,女主人不入席的?

更何况,还有二小姐,二小姐是在白先生的众多私生子女中,被白老先生对外承认的唯一一个。

当时陈管家想着替胡范琴和二小姐说一句什么的,但白明重态度坚决,说完一句,就走了。

根本没机会说。

现在一句话讲出去,陈管家看了一眼胡范琴,打算要劝胡范琴宽宽心。

现在大家都已经入座了,也都没备两人的餐具,如果不劝,以胡道琴的脾气一定会强行挤进去。

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他还会落一个办事不力的罪过。

然而,陈管家还没开口。

胡范琴一张打了玻尿酸的脸上,立马就冷了下来,瞪起两只眼睛,情绪激动的说:

“什么?让我和蓝儿在厨房用餐?!真是太过分了!他白明重拿我们娘俩当什么?佣人啊?狗啊?!不行,我得找他问清楚!凭什么不让我娘俩入座?”

胡范琴身为白家的女主人,这会儿听说自己丈夫让自己和女儿在厨房用餐。

自尊心受不了,讲着话攥紧白辛蓝的手,往落下走。

打算找白明重算账!

陈管家见势不好,慌忙就上前去拦,“夫人,您别,别这样,九爷和白老爷子都在呢,您这样……”

胡范琴心里有气,哪肯听陈管家的劝,看着陈管家说:“你闪开,我今天非得跟姓白的掰扯掰扯凭,什么不让我和蓝儿上座,啊?我给他白家丢人了,还是现眼了?!”

胡范琴情绪比较激动,但是她也在极度的克制压抑。

眼前陈管家,是她从胡家带过来的,对他们娘俩是中心不二。

除掉白辛言那个贱皮子妈,陈管家也没少帮忙。

她心存感激。

再加上九爷和几位公子哥都在客餐厅用餐,她就算再怎么生气,也要努力的克制,不让自己彻底爆发。

“夫人,您可不能这样,我跟您讲,您这要下去当着老爷子和九爷的面闹了,以白先生的脾气您不得吃亏啊?!还有……还有……”

陈管家跟了两步气喘吁吁,喘了两口气,继续压低嗓音劝:“还有你得为白二小姐考虑啊?白二小姐是以后要嫁给铭少爷的,九爷是铭少爷的小叔,平日里最讨厌没规没矩的行为。

所以,您消消气,就算为了白二小姐,您把这气咽到肚子里吧!”

胡范琴本是气压不下去的,但是听陈管家苦口婆心的劝,又说到白辛蓝身上。

思来想去,也就把气咽下去了。

沉了一口气,说: “好吧,今天为了我蓝儿,我认了!”

胡范琴脸色还是很不好看,说了一句,转过脸,心疼的拍了拍白辛蓝的手背,说:“蓝儿,妈为了你,什么都能忍,你一定得跟妈争气,挽回铭少爷的心,别让妈到最后落得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嗯?”

一句话说的十分隐忍,也十分大爱。

白辛蓝本来也是很生气的,几乎要当场炸了。

但看着这样为了她一直隐忍胡范琴,抿了抿嘴唇,攥着拳头,点头。

“嗯,妈你放心吧,只要江心儿一死,我一定想进各种办法讨好铭少爷,嫁给铭少爷,不辜负你,一定不让你空欢喜一场!”

“好孩子!”

这一瞬间,胡范琴看到了自己女儿长大了,很欣慰。

也觉得为了女儿什么都值得。

又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走,我们下楼去!”

“好!”

白辛蓝勾着嘴角,乖巧的应了一声,就拉着胡范琴下到一楼。

然后,悄悄的绕过所有人的视线,进到厨房里。

厨房里,陈管家已经安排佣人隔开了一个小间,摆上了小桌,放置好餐具。

待胡范琴拉着女儿白辛蓝,坐下。

陈管家让佣人摆上饭菜,然后,亲自伺候两人用餐。

餐厅内,一桌子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胡范琴母女,一个个安安静静的用餐。

旁边,两个比较年轻的佣人,在旁边伺候着,用公筷给几人布菜。

“心儿,吃这个!”

主人座位上,白振业将佣人夹过来的一个小小的水晶烧麦,连带着精致的小餐盘递到白辛言旁边。

苍老的面容上,一双混浊的老眼,眼中满满的疼爱:“你不是爱吃这个吗!来快吃!”

白辛言正在低头啃猪脚,肯啃的满嘴流油。

看到白振业把晶莹剔透的烧麦递过来,立马放下手中的猪脚。

两只水汪汪的漂亮大眼睛放着光接过餐盘,点头:“恩恩,谢谢爷爷,爷爷你也吃啊!”

“爷爷老了胃口也不大,你平时拍戏,累,多吃点!”白振业摆了摆手,说。

之前,白振业有探过白辛言的班,那次正好遇上雨天拍武打戏,吊威亚。

人吊在高高的空中,一条钢丝线绑着,一拍就是一晚上。

还是下雨天,整个人一晚上,一口东西一口水都没喝。

当时看得他老泪都流下来了。

很心疼这丫头!

“那爷爷,你吃这个!”白辛言没有自顾自的吃烧麦,而是给白振业舀了一勺鸡蛋羹,递过去。

餐桌上,一老一小在互相的夹菜,气氛十分的和谐。

这个时候,坐在对面轮椅上的清冷高贵男人,淡漠语气,开腔:“爱吃烧麦?!”

听到男人讲话,白辛言知道是在问自己,秀气的小眉稍挑了挑,点头回应:

“嗯嗯,是啊,只要是带馅的爱吃,包子饺子,混沌,烧麦都爱吃!”

霍胤尧清冷眉头动了动:“……”

跟他正好相反,他是凡是带馅的都不爱吃!

但这人这么爱吃,尝一个也无妨。

“帮我夹一个!”男人修长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

白辛言回答一句,就自顾自的吃起烧麦来,这个时候,一只瓷白的盘子递到眼前。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