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陪男人睡,被男人都搞烂了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26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前一秒白辛蓝还正常的讲着话,下一秒就呜咽起来。

霍端铭看着说哭就哭的白辛蓝,一双狗眼都要瞪出来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他特喵的怎么她了?

哭个什么劲?

白辛蓝看着霍端铭愣住,抹了一把眼泪,呜咽着从沙发上起身,朝他走去。

来到霍端铭身边,白辛蓝软绵绵的小手一伸,要去扯霍端铭的衣袖。

然而,手刚刚伸出去,就被一道冷冰冰的目光给呵住了,她红着眼怯生生的看过去,看到霍胤尧冷峻的眉眼凝着冰,吓得慌忙把手缩回去。

她咽了口口水,回头看向霍端铭:

“端铭哥哥,你……你不要跟我分手,好不好?!江心儿她……她配不上你,我听说她为了上柠檬台的节目,各种不择手段,甚至跟……”

白辛蓝在原地呜呜的说着,转头看向白振业,肉嘟嘟的嘴唇咬了又咬,最后艰涩的开口道:

“跟……五六十岁的老头睡过,爷爷,是真的,你不应该认她当干孙女的,她……她名声很不好,会毁了白家在越江的地位!”

霍端铭听着白辛蓝一句又一句,眉头越皱越紧,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是要打断她问清楚怎么回事的,突然,眸光不经意的一瞥,瞥到一旁的霍胤尧。

霍胤尧清俊的面庞似乎比之前冷了好几度,一双眸子阴阴沉沉的,看上去有那么一丝丝的可怕。

浓黑的眉头凌厉的挑着,冷冷的睨着白辛蓝。

小叔这……是怎么了?

是不……不相信他吗?

我靠,这可不行啊,他是清白的啊!那个什么江心儿到底是人是鬼,他都不知道呢!

霍端铭看着霍胤尧冰冷的侧脸,脸上露出急切的表情,突然脑中闪现过一个可怕的推测:那个江……什么心的,不会是小……小婶婶吧?

卧槽,小婶婶!

不会吧?!

霍端铭自己被这想法吓的不轻,他咽了口口水,再次看过去小心求证,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小叔的嘴角居然若有似无的勾了一下……

勾了一下……

这……这这特么可不可以再瘆人点儿?!

霍端铭吓的脸色一白,眼下可是有人说他和貌似小婶婶的人之间有桃色新闻,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谁会遭殃,真的不好说。

小叔……小叔不会真相信他俩有什么吧?

就在,霍端铭三分慌张四分害怕的盯着霍胤尧的时候,就听白辛蓝再次出声:

“我……我最近还听说,她跟林氏集团的林董有不正当的关系,你不信,你不信……可以看这个……”

白辛蓝这次是有备而来的,她一边嘤嘤的哭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开手机相册里的一段视频,点下播放键,然后,很有心机的将手机横放到一旁的矮几上。

她放置的位置,刚好在场的几个人全都能看到。

动粗她动不过江心儿,甚至吵架也赢不了她,但是只要有足够多的心机,搞死她,也不是一件难事。

白辛蓝小心翼翼的放下手机,就低着头默默的闪到一边。

此时,手机屏幕上播放着一条被剪辑过的短视频。

短视频中,一个穿着肚脐装的女孩子背着双肩包,进入了林氏总裁办公室,进入的时间是下午4点,然而,出来的时候,却是凌晨4点。

也就是说女孩儿在林怀中的办公室里待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凌晨4点的视频中,女孩儿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脚下的步子有些虚浮。

她抬着头挑着眉,看着高高举起的小手,小手中一只装着白色液体的安全套,颇为显眼。

无论是她这神态,还是姿态,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四个字:放浪形骸……

胡范琴告诉她,对待江心儿这种会不要脸的贱女人,一定不要心软,怎么毒辣怎么来,最好让她永远不能翻身。

对,永远不能翻身!

所以,她在来之前就已经买通了云搜的高管,不出意外这条视频在十五分钟后就会出现在云搜娱乐版块最显眼的位置。

云搜是国内最知名最具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媒体平台,曾入围全球十大媒体主榜单,让江心儿那个贱人上热搜那是分分钟的事。

在十几亿网友的唾骂声中,江心儿即便不死,也永远没机会翻身!

白辛蓝想到白辛言不出几日就成了过街老鼠,滚出人们的视野,嘴角勾起一抹阴毒的笑。

“放肆!”

三十秒的视频播还没播放完,白振业已然怒不可遏,他怒吼着抬起手中拐杖,往手机屏幕上狠狠砸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矮几上手机屏幕顿时碎裂,延伸出很多细纹。

“是谁?!”白振业满是沧桑的老脸上怒气腾腾,一双浑浊眼眸瞪得大大:“是谁在背后要祸害我白家人?!蓝儿,蓝儿你说,到底是谁给你发的这个东西?!”

白辛蓝在手机屏幕碎裂的前一秒是开心的,他知道白振业动了怒,接下来,按她所想,白振业一定会把姓江的野女人痛打一顿,断绝祖孙关系。

这样,她就重新获得独一份的宠爱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白振业竟然质疑视频的真实性?

他这是……在维护江心儿?!

她泪眼婆娑的看向白振业,“爷爷,什么……什么祸害啊?这明明就是这个江心儿不知廉耻,勾搭林董事长啊,你怎么说是有人祸害呢?”

“还有……还有你怎么说她是白家人呢?她不姓白,她就是个野女人,贱种,她不配做白家的……”

“混账东西,闭嘴!”

不等白辛蓝讲完,白振业猛的抬起手上的拐杖,狠狠的敲在地板上。

那气势很足!

他白振业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绝不会,心儿不是那样的坏孩子,绝对不是!

白振业手上的拐杖狠狠的敲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白辛蓝愣住了。

她半天回过神来,被泪水沾湿的睫毛颤了颤,哇一声大哭起来:

“哇,爷爷,你……你居然骂我!呜呜,你居然为了一个有爹生没爹养的贱人,你骂我,呜呜……你……知道这个贱人多恶心吗?她陪男人睡,被男人都搞烂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