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不管她是不是白辛言都得弄死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93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什么?怎么了?”

电话的一头,乔兰初眼底满满的笑意,抽了一口烟,扮一副吃惊的表情,问:“蓝儿,你怎么这么大的反应啊?”

“是端铭哥哥,是端铭哥哥,端铭哥哥他他去了……去了江心儿那个贱人的房间,不行……我要去临市,我要杀了加江心儿那个贱人!”

白辛蓝看到的照片和霍胤尧看到的一样。

虽然,没有拍到霍端铭的正脸,但是凭借衣着身形,她能确定那个拉着白辛言进酒店5501号房间的就是霍端铭。

霍端铭从房间里出来,去了江心儿的房间。

江心儿?

对,是江心儿那个贱人,她一定是在背后盯着他们俩。

就等着最后来这么一手。

这个贱人,杀千刀的贱人!

白辛蓝扭曲一张娃娃脸,拿着电话是嘶吼着,拿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什么?那个是铭少爷?这……这真的假的?”乔兰初还是一脸的笑意,她讲了一句话,又慌忙做一副着急的状态,讲:“哎呦,蓝儿我该上场跳舞了,你别别着急啊,回头我跟你说……”

“嘟嘟嘟……”

乔兰初达到了点燃炸/弹的目的,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白辛蓝目眦欲裂,红红眼底泛着嗜血的光芒,她要转身往门口走。

结果,被陈管家眼疾手快的拦下来,旁边保镖见状赶忙上前,帮忙拦。

“啊……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要杀了江心儿那个贱人,我要杀了她——贱人——贱人!”

三四个保镖拦白辛蓝,白辛蓝满眼的愤怒,脱口而出的尖利嗓音,十分刺耳。

“蓝儿,蓝儿……”

这个时候胡范琴也快步上前来,安抚白辛蓝。

对于刚才白辛蓝和乔兰初的讲话,她听见了。

而且,照片也看到了。

她也是气得够呛,但就算再气,眼下也得顾白辛蓝。

白辛蓝闹腾的一会儿,没力气,逐渐安静下来。

看到女儿安静下来,胡范琴松了一口气,抚拍着白辛蓝安慰她:“蓝儿乖,不生气不生气,乖!”

好不容易把白辛蓝安抚下来,睡着,胡范琴沉着脸走出房间。

陈管家也跟着出来。

“夫人,这个小贱人就是故意的,她是故意在跟蓝儿小姐挑衅,我们不能再忍了,得赶紧想办法!”

陈管家对于眼下的状况,也是忧心。

“你当我不知道?”

胡范琴沉着脸气呼呼的坐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可是能怎么办?眼下都已经成这样了,我能告诉蓝儿说铭少爷什么都没做?”

陈管家低下头,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看着胡范琴问:“夫人,今天那耳坠儿,您让先生看了吗?怎么样?是不是?”

不提那耳坠还好,一提,胡范琴整个人气得都胸闷。

自从她带着白辛蓝进入白家,白明重就一直扮演着一个好丈夫的角色,纵然在外有花花草草,一些私生子。

但也是过去式了。

而且,男人嘛,爱玩,正常!

所以,胡范琴从心底里以为白明重还对她有感情的。

可是,却没想到,这次在她拿出耳坠的时候,白明重一下子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接着就出去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回来。

为了云文静那个贱女人,喝闷酒也就算了,没想到居然还对她动了手。

跟白明重做夫妻也有十多年来,她看不透他,也没想到他心里还爱着那个云家的贱人!

胡范琴气,怨,伤心,但无济于事。

她挖不走男人心里的那个人!

想到这儿,胡范琴又由气转为了悲,脸上有了一丝惆怅和悲凄。

“怎么了?不是吗?”

陈管家见胡范琴愣神不语,以为琥珀色耳坠不是云文静的。

紧张的问出一句。

胡范琴被陈管家这么一问,回神过来,敛去眼底的情绪,仍旧高贵富太太的样子。

她说:“是,这东西是那个贱女人的!”

陈管家闻言,阴险的面庞上多了一丝警惕,迟疑一下说:“还真是啊,那……那这个江心儿就一定是白辛言了?”

“不是她还是谁?!”

胡范琴挑高下巴,冷冷回应一声。

之前,无论白辛蓝怎么跟她说,说江心儿是白辛言,她都老觉得不是,但是自从见到了这对耳坠。

就怎么回忆怎么觉得是。

那神态,那姿势,都十分的像。

就是脸不一样。

“是她,是她啊!这个江心儿没死,她没死啊!”陈管家眯着浑浊老眼,念叨几句,问:“那夫人,既然她没死,那改头换面的又回来,是……”

讲到这里,陈管家整个人猛地一凛,他失口道:“她是知道了云文静的死因?要报复白家?!”

对,是报复白家!

要不然,她怎么会去抢蓝儿小姐的未婚夫,又勾搭九爷?!

原来是这样,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陈管家内心越发笃定,白辛言就是要报复白家,报复夫人。

“只是,只是她到底知道了什么?真的知道了吗?!”陈管家自言自语起来。

经陈管家提醒,胡范琴也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她挑眉。

看着陈管家,脸色微微发白,“老陈,当年的事情,你处理的,你确定没问题吧?!嗯?”

陈管家抬眼看向胡范琴,“夫人,当年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干干净净了,您放心,没什么后患!”

胡范琴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到底是不是来查云文静死因的?还有什么目的吗?她为什么改头换面?

又为什么不跟九爷公布自己的身份?

是啊,按道理说,如果她以九爷未过门的太太的身份回归,更加有利于她报复白家啊?

可是她没有,而是选择了做白老爷子的干孙女。

不对,到底是不是白辛言呢?!是的话,为什么验DNA结果是不一样的呢?

对于未知的,猜不透的东西,人们都会产生一种恐惧心理。

胡范琴现在就是十分的恐惧,下唇不由自主的颤了起来,脸色也白了。

“老陈!”

胡范琴忽然,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冷脸瞧着陈管家开口:“不管她这次来到底什么目的,不管她是不是白辛言,都得弄死!不能留!”

讲着话,胡范琴的眼底浮出阴冷凶残的暗芒……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