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女人在自己婚礼上和别的男人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592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一句话讲完,现场先是静默了几秒,接着一下子骚动起来。

大家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米小溪也在宴会厅,她也听到了司仪刚刚的话。

司仪说婚宴要改为酒会,那……那心儿姐呢?心儿姐在哪儿?

米小溪担心白辛言,几步走到敏敏面前,扯着敏敏焦急的问:

“心儿姐在哪儿?你看到她了吗?”

敏敏不明白米小溪为什么那么焦急,回答说:“我没看到啊,哦,刚刚我还没到九爷休息室门口,阿夫就把我拦下来了,然后我就跟着他下到了一楼。”

没看到?

刚刚白辛蓝说心儿姐正在员工厕所和男人做不可描述之事。

米小溪预感到事情不好,快速跑向到一楼宴会厅的员工专用洗手间。

然而洗手间里没有人,只有横在地上的拖布和清洁用品。

看不到白辛言,米小溪心急如焚,又转身往休息室跑去。

然而,刚来到休息室的楼层,突然一个男人的大手猛的一把将她扯住。

“去哪儿?”

温和又富有磁性的男音,一下子戳中米小溪的心房。

她受惊的小鹿一样,看了一眼拉住她的男人,慌忙挣开。

“我——我找心儿姐!”

“不用找了!”徐思烨手上夹着雪茄,略微垂眸看着眼前慌乱的女孩子,说:“她跟霍胤尧在一起!”

讲完话,抬起手臂抽了口烟,看向霍胤尧休息室的方向。

米小溪顺着徐思烨的目光看过去,九爷休息室门前没有保镖,所有的保镖都在离门口几米远的位置。

她收回目光,抿了抿唇,不太敢正视眼前高大帅气的男人,爸头微微低下:

“你怎么知道?心儿姐……心儿姐跟九爷在干嘛?”

徐思烨轻笑一声,桃花眸看着米小溪,“我刚刚看到她往霍胤尧房间里跑,至于两人在干什么,我不清楚,不过估计……”

顿了顿,抽一口烟,淡淡吐出烟雾,“估计在神交!”

他是刚刚过来,一过来就看到白辛言红着小脸儿,跌跌撞撞往霍胤尧房间里去。

他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这种情况,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神交?

米小溪有些不明白,“什么神交?”

徐思烨眉头微微一扬,瞧着米小溪的眼神里多了一抹不可思议。

这丫头不懂?

徐思烨抿了抿唇,问:“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啊?

“我……”米小溪看着徐思烨一脸的懵,“什么?我……不懂……”

徐思烨瞧着米小溪那蠢萌的样子,一下子笑了,“不懂就算了!”

讲完一句话,转身往自己休息室走去。

米小溪看着徐思烨抵唇发笑的样子,一下子后知后觉。

小脸儿一下子滚烫滚烫的。

另一边。

白辛蓝听到司仪宣布改为酒会后,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

有几个比较爱嚼舌根的富太太说,江心儿是被霍家临时退婚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炸了锅,开始一边品酒一边讲江心儿的黑料。

听到刚刚嚼自己舌根的富太太和千金,现在都在骂白辛言。

白辛言一张瓷白的娃娃脸上露出一抹 得意的笑。

江心儿,你个贱人,今天的事还没完。

待会儿她收到司止戎的视频资料,这个贱人就彻底玩完了。

豪门贵族最最看重的是女人的清白,一个女人在自己婚礼上和别的男人苟合。

别说是豪门贵族了,就是一般的家庭也接受不了。

不!是个家庭都接受不了。

接下来这个女人就等着身败名裂,一辈子陪着这些豪门公子哥过日子吧!

而她会继续做她的白二小姐,会嫁给端铭哥哥。

想到她终于可以将白辛言踩在脚下,像狗一样的活着,白辛蓝就心情无比的舒畅。

眼底的笑几乎掩饰不住了。

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一阵脚步急促的脚步声。

“蓝儿,跟我来!”

胡范琴来到白辛蓝身旁,一把拉着她,往没有摄像头的角落里走。

白辛蓝高兴的劲头还没落下,刚要开口,胡范琴沉着一张脸,问她。

“蓝儿,你告诉我你找的那个拍江心儿视频的是谁?是不是司家的独子,司止戎!”

白辛蓝不明白胡范琴为什么阴沉着一张脸,睫毛颤了颤回应:“是啊,怎么了妈?”

胡范琴心里本来还抱着侥幸的,可是听到白辛蓝的话,侥幸心理荡然无存。

她皱着眉头一脸的愁容,责备的话一下子讲出来:“蓝儿你说你,你怎么找司家的公子哥啊?”

“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白辛蓝看着胡范琴着急又但有的的样子,觉出什么事来,赶紧问。

“唉!”

胡范琴皱着眉头,无奈的叹了一声说:“我刚刚看着司家的公子哥捂着头往门口去了,身边跟着保镖,估计事情没办成!”

没办成?

白辛蓝眼睛瞪大似乎是不相信胡范琴的话,她怔愣几秒,快速拿出手机拨号给司止戎。

电话一接通,对面的司止戎就叫骂起来:

“白辛蓝!你特么故意玩儿劳资是吧?!你说今天你那个便宜姐姐会投怀送抱,结果呢,劳资被抡的一个脑袋两个大,艹,劳资今天不跟你算账,回头,劳资干死你!”

一句话粗鲁的讲完,电话砰的被挂断。

白辛蓝拿着手机,瓷白小脸儿直抽抽,耳边是司止戎的叫骂声。

司止戎被打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蓝儿,司家不是咱们惹得起的,那个二世祖的老爹可是黑白通吃,你说你……弄成这样,唉!”

胡范琴不是没听到司止戎骂白辛蓝,但她现在还气着,根本没空计较这些。

“蓝儿不是我说你,以后做事要动脑子,司家那边没事就好,要是有事你让我怎么挽回?唉……”

胡范琴一句又一句的责备和叹息。

白辛蓝本就因为白辛言被逃脱而气愤不已,现在胡范琴又不停的责备她。

心底一下子承受不住,直接尖叫一声,朝着胡范琴大骂:

“胡范琴你有病啊?这能全赖我吗?!”

白辛蓝怒目圆睁,一张圆圆的可爱的娃娃脸,立马变得像恐怖片里的恐怖布娃娃。

扭曲到变形:“我怎么会知道司止戎一个大男人会这么没用!”

白辛蓝一句话声音不想,四周议论的闲聊的富太太一下子全都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胡范琴注意到来自不远刺客的目光,立马慌了神,赶忙朝着女儿服软:“哎呦,蓝儿,你……你别生气,别那么大声,妈!妈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没有……”

胡范琴安抚着白辛蓝,怒目瞪那些豪门太太一眼。

富太太们瞧胡范琴看过来,一个个冷嗤一声,扭过脸。

不再看他们!

一个神经病而已,压根不是他们关注讨论的热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