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九爷攥拳拼劲全力往冰面砸去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444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冷凝的空气,冷寂的景象,全部都是死一般阴沉。

“那什么……老……老霍!”

邢易天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看着轮椅上的霍胤尧,拿着枪的手抖了几下。

突然,笑了起来,“哈哈,那老霍,我跟你讲,我听说这冰湖里有鱼怪,好大个儿呢,哈哈,来来来,这儿太血腥了,走走走,来阿夫,推着你们九爷上去!”

邢易天招呼旁边的脸上带彩的阿夫,去推霍胤尧。

然后,又朝着手下喊一声:“加大力度搜寻!”

“是,老大!”邢易天的手下应声,又潜下水。

虽是潜水,但大家都知道没多大希望了。

刚刚炸出来的血色冰碴中,有一些碎布料,虽然已经被血浸染了。

但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除了布料,还有一些不太成型的人的残肢。

霍胤尧眼没瞎,自然也看到了血色冰面上情景,还有一些似是女孩子头发的,黑色的东西

他绷着冰凉的唇角,眼底的红一点点加深,几乎要滴出血来。

附在扶手上的两只大手咯吱咯吱直响,手下的扶手差不多要掰断了。

“九爷……”

阿夫上前,有些不忍看霍胤尧这副样子,唤了一声,低下头去。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霍胤尧没有应声,就这么直直的瞧着血色的冰面。

身为主子的九爷没有应声,阿夫也不敢再言语,更不敢直接去推霍胤尧。

这个时候,一旁的邢易天,燃了一支烟,沉闷的抽了一口。

递向霍胤尧。

霍胤尧没有接。

邢易天又把烟塞到自己嘴巴里,吧嗒吧嗒抽起来:

“老霍,三年前我欠你一条腿,三年后,我又欠你一条命,呵!”

苦笑一声,邢易天抬头,望着落下山的夕阳,悠悠的讲:“我欠你大发了,我特么的……对不住你。”

三年前,那场车祸,现场惨烈到没人想象得到。

霍胤尧的腿卡在车门和座椅间,死活就是拖拽不出来。

本来当时可以等着救援队过来,但是霍胤尧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让他马上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霍胤尧这辈子跟高岭上的花一样,圣洁,高贵,没求过人。

当时却红着眼眶,就像现在一般。

求他。

他没办法,他知道他所为何人,所为何事。

燃了一根香烟,就上了自己的车,一脚油门下去。

直接撞上那挤压到变形的车,生生把那门撞开,徒手把门抠下来。

把霍胤尧拖了出来。

之后,老霍的腿被查出,因二次撞击,导致瘫痪。

也就是说,要没他那一脚油门,那腿……不会成这样。

邢易天闷闷的抽了一口烟,又一口,几秒钟后,转头瞧了一眼轮椅上的男人。

回过头,扫一眼冰窟处。

夹着烟的手一挥:“撤吧,阿夫也撤!”

眼下,老霍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吩咐了一句,水下实施营救的从冰窟中钻出来,各路保镖,整了队伍。

往岸边去。

阿夫不忍霍胤尧在这里,要劝一句,被邢易天一个眼神给拦下了。

犹豫再三,往岸边走去。

一行人离开,霍胤尧仍旧在湖中心的地方,血红眼底,一重又一重的哀伤蔓延上来。

微凉的唇绷着,一条僵直的线。

似是永远不会有弧度。

就在半小时前,就在这冰面上,他的小太太咧着小嘴儿,冲他喊:“快快,霍胤尧,抓到了,拿小桶,拿小桶!”

那清甜的嗓音,大眼睛里迸发出的惊喜,让他觉得想发笑。

但是他又是个冷性子,极其隐忍的人,笑到嘴边,又隐去了。

霍胤尧现在脑海里是自己小太太刚刚抓到鱼的雀跃样子。

耳边是小太太的软甜的嗓音。

“滴答滴答!”

忽然,耳边响起水滴落下地面的声音。

稍稍回神,侧首,冷若冰霜的眉眼,瞧一眼自己手臂上的弹孔。

弹孔很深,几乎要到骨头里了。

里面血肉可见。

但即使这样,也感觉不到什么,反而他心头那抹空,让他极为难受

在这个世界上,他怕的,不是别的。

而是空。

空比任何情绪都让他恐惧,三年前如此,三年后如此。

霍胤尧拧着眉,黑眸并不聚焦,沉冷如水的目光隐着一抹痛色。

很痛,很痛!

独自承受心头的那抹空。

突然,感觉轮椅左边一片冰面下,白影一晃而过。

霍胤尧清冷眉眼,余光一闪,快速转动右轮往左侧挪动。

目光所触及的地方,果然,有一抹白影,在冰下漂游。

身体成曲卷状,?

心儿……

霍胤尧心头一紧。

微凉的唇颤动两下,慌乱的抬手,撑住轮椅扶手,要起身。

两条几乎用不上力气的腿极力绷紧,却也撑不起来沉重的身躯。

正焦急着,目光所触及的冰面下,已经不见了那白影。

“心……心儿!”

霍胤尧神思一晃,快速转动轮椅,追寻那白影。

太过焦急,没有注意到右轮处又一块冰碴,轮椅车轮压上冰碴。

整个轮椅一滑,一倾。

“砰!”一声,霍胤尧从轮椅侧翻下来。

身下的轮椅也跟着倾倒,滑出去很远。

“九爷,快……”

岸边阿夫瞧见霍胤尧从轮椅上侧翻下来,赶忙吩咐人过去。

这个时候,霍胤尧翻到冰面上,以半跪的姿势。

双手极力的撑着冰面。

这个时候,冰面下方,一抹白影漂游过来。

这次他看到了那小脸儿,那张白白的小脸儿。

“心儿!”

霍胤尧眼神里是慌乱,是惊喜,也是对空的恐惧。

急急的唤了一声,就像个个圆规一样,在原地转。

他半跪着,极力的撑着腿,再次看到那张惨白的小脸儿,猛地攥拳,一拳砸向冰面。

冰面坚硬如铁,一拳下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接着,霍胤尧咬紧牙关,又是一拳,冰面又了裂痕。

霍胤尧目光盯着那雪白的小脸儿,又狠狠的攥拳砸下去,第三拳下去冰碴一下子割裂了指关节的血管。

鲜红的血混着冰水,很是刺眼。

接着第四拳,一拳一拳砸下去,联合手臂上的血全都流到了冰面上。

男人冷锐的眸子几乎要夺出眼眶,额头青筋暴起,像急躁的熊狮一般。

攥拳,拼劲全力往冰面砸下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