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因为不喜欢所以才会那么薄情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897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在门口,偷听墙角的白辛言,见形势不好,直接一脚迈进来。

皱着小脸儿,嚷嚷道:“诶诶!你们两个干什么呀……怎么说的好好的就吵起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我们俩说的好好的!”

“你确定看到我们俩说的好好的?!”

客厅里,两个男人转头朝着进来的女孩儿,齐齐出声。

白辛言小嘴角抽抽又抽抽,大眼睛在两个男人之间流转几圈,忽然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

啧啧啧,讲话都一样口气!

说不定,上辈子是一对儿。

一个清冷,一个阴柔。

可不就是一对儿嘛!

被认定为是一对的两个男人,看着白辛言眼角奇奇怪怪的目光。

脸上都浮出一抹不悦。

“你那什么眼神?!”

主位上的清冷男人,瞧着自己小太太贼兮兮的目光,清冷的眉心拢紧,冷斥一声。

“没,没什么!”

白辛咧嘴,笑眯眯的应一声。

两只乌黑大眼睛转过去,看向封泽阳。

“那个……疯子,你手怎么样?没事了吧?要是没事,就回去吧!”

下逐客令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封泽阳的身体。

封泽阳右手伤的不轻,而且背后好像也被硫酸溅到,得需要好好休息。

然而,作为被关心的公子爷听闻白辛言的话,阴柔面庞上闪过一抹不悦。

但,不过一秒,眼底神情又柔了起来。

语气柔柔的,讲:“怎么?刚刚不还哭着要跟我离开,现在就又改变注意了?”

讲着话,封泽阳还不忘往对面男人身上扫一眼。

白辛言大眼睛眨巴眨巴:“……”

听着封泽阳讲话,感觉不太对劲,但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

红红小嘴儿吧嗒两下,凑近封泽阳,讲:“哎呀,我那不是……”

“我手疼,走不了,你得照顾我!”

一句话讲完,封泽阳身子靠到沙发背上,垂眸,抬手瞧一眼自己被纱布颤成棒槌的手,又瞧向白辛言。

那意思是,我因你手伤,你看着办吧?

白辛言平常看是个没心没肺的,但是最不愿意欠人情。

所以才有了三年前跟封泽阳的约定:办完自己的事情回Z国,接受封泽阳的安排!

现在她已然食言一次,这次肯定不能了。

抿着小嘴儿,在原地思索了几秒钟,最终点头:“嗯,好吧!那你留下来,那个……向管家!”

白辛言决定了把封泽阳留下,转身大眼睛看向向管家。

“在的,小小太,您有什么吩咐?”一旁,向管家听闻白辛言唤他,赶忙低身应声。

白辛言礼貌的跟向管家讲:“那个……麻烦你帮我给我朋友安排一间房间,谢谢!”

向管家闻言,没有立马应声,而是目光偷偷落向主位上的男人身上。

刚刚九爷和这位封先生的对话,他老人家听得一清二楚。

九爷挺不喜这位封先生的。

所以要看一下九爷的脸色,就算不示下,看看脸色他也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轮椅上的清冷男人,在白辛言开口应声的瞬间,一张俊脸就黑的不成样子了。

清冷眉眼间隐忍着也不知是怒意还是醋意。

嘴角绷得紧紧的。

整个人特别不对劲。

“嗯?怎么了?”白辛言见向管家没有应声,大眼睛眨巴眨巴:“有什么问题?”

“哦,没……没有!”

向管家是个识大体的管家,在这样的局面下,不敢驳小太太的面子,应声:“我这就去给封先生准备房间。”

“嗯嗯,好!”白辛言小脑袋点了点,应声。

向管家看一眼白辛言,恭敬的离去。

离去后,向管家没有敢把主宅房间安排给封泽阳。

而是将副楼挨着霍端明的房间,让用人收拾出来,供封泽阳在墅洋名邸养伤小住。

一切安排妥当,封泽阳和白辛言一起去了副楼。

副楼,挨着霍端铭的房间,原本就是一间客房,一直没有人住过。

房间里一应物品都是新的。

进到房间里,白辛言给封泽阳倒了一杯水,递给封泽阳,看着他吃过药。

迟疑半天,张开小嘴儿,讲:“疯子,那个……”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封泽阳不等白辛言开口讲,直接拦住她,两眼一瞬不舜的看着白辛言:“只是,你真的确定要留在霍胤尧身边?”

“嗯嗯,确定!”白辛言两只大眼睛闪着亮光,很认真的点头,讲:“疯子,我……我会一直留在霍胤尧身边,我喜欢他!”

“哪怕他哪一天辜负了你,或者……再像三年前一样将你置于死地而不顾,你也不后悔?”

白辛言在封泽阳讲出“三年前”这几个字的时候,乌黑大眼睛闪过一抹异样。

但又很快,又恢复正常。

“不后悔!”白辛言又是很认真的点头,看向封泽阳,眼底有一抹愧疚:

“疯子,我知道我食言了,但是……但我真的喜欢这个人,你放心,那个约定我会换另一种方式遵守,你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封泽阳看了看自己发疼的手,抬眼:“在你眼里,我们之间只是互相约定的关系?”

“啊?不是吗?”白辛言大眼睛眨巴眨巴。

“呵!”封泽阳冷笑一声,“我再问你一遍,倘若他再像三年前那样,将你置于死地而不顾,你也不后悔?”

一句话讲得很重。

白辛言心头被什么敲击一下,小脸儿上表情僵了一瞬,努力的扯出一抹轻松的笑容,讲:“我相信他……他不会的,他不会像三年前那样!”

三年前,只是因为不喜欢,所以才会那么薄情吧?

而,现在霍胤尧对她是有感情的,她感觉出来了。

所以,她愿意再相信一次,给自己和霍胤尧余生一个机会。

封泽阳眼眸眯了眯,冷嗤一声,挑眉:

“但是,你别忘了,你在他面前是江心儿,不是白辛言,不是你自己!你只是用一个不存在的身份,和他在一起,你确定你能过得去这一关?”

白辛言抿着小嘴儿,沉思片刻,开口,“是他就好!”

一句话讲完,又补充一句:“疯子,只要是他,我就算在他眼里是别人,就算我跟他隔着三年前,隔着恩和怨,也都无所谓!”

白辛言暗暗的攥拳,小小手指尖微凉,一句话是在说给封泽阳,也是再说给自己。

“呵!”

封泽阳不屑一笑:“怕是到最后,是一场空,后悔今天的决定!”

他没有那么好的心态,看待两人这段感情。

白辛言皱着小脸儿,看着封泽阳,“你怎么就不盼我点好?!”

封泽阳淡淡挑眉,勾唇:“我只盼你跟我回Z国!”

白辛言彻底无语了,“……”

没再跟封泽阳多讲什么,起身要往门口走。

封泽阳也没有留,白辛言就迈着小脚,走到门口。

临出门,又突然折回来,大眼睛看着封泽阳,迟疑了又迟疑,最后终于开口:“那个……疯子!问你个事呗?”

“嗯,什么事,说吧!”

封泽阳抬抬下巴,示意白辛言讲。

“就是……就是……”白辛言往封泽阳身上扫量几圈,又往他身前凑了凑,大眼睛眨巴眨巴:“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一句话讲出去,封泽阳登时一张脸铁青:“……”

白辛言感觉到了封泽阳脸色不好了,但仍旧不死心。

站在门口,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就等着封泽阳回应。

封泽阳黑着一张阴柔俊脸,看着眼前巴巴等着他答案的女孩子。

直接一把扣住她的腕子。

把人扔到门外,“嘭”的一声关上门。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