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你是云静雅的朋友?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10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白辛言小眉头微微蹙了蹙,转头,看向一旁讲话的人。

认出那人是姜玫玫,眉头又蹙紧。

“怎么?没办法答了?”

姜玫玫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夜店装,双臂抱着,高傲花孔雀的姿态。

轻蔑的嗤了一声,往白辛言身前凑了凑,目光在那张小脸儿上流转几圈,开口:“话说,你这整容手术在哪里做的,我怎么一直没看出来呢?!”

讲着话,姜玫玫伸手在白辛言的脸上拍了拍。

力度不算小。

白辛言手上攥着手机,看着一脸欠抽的表情的姜玫玫。

大眼睛眯了眯,突然咧开小嘴儿一笑,下一秒,抬手捏上姜玫玫的脸颊,使劲扯。

姜玫玫没想到白辛言会突然上手,整个人没有防备,就被白辛言这么死死的扯着脸皮,使劲扯。

“啊……江心儿……你个贱人,你……干什么?!”

姜玫玫一张脸被扯的都变了形,话讲不清楚,两只手胡乱的拍打白辛言的手腕。

但白辛言却没有要松手的迹象,继续撕姜玫玫的脸皮。

姜玫玫被扯的眼泪都差点要出来了,一边哇哇乱叫一边使劲掐白辛言的腕子。

余光瞥到白辛言的小白鞋,直接抬脚红色高跟鞋,要一脚踩上去。

就在细细的鞋跟踩到白辛言的鞋上的时候,白辛言猛地一松手,顺势把人往后一推。

姜玫玫一个脚下不稳,差点要转上旁边的水吧台。

她站稳脚跟,捂上自己被捏的已经麻木的脸颊,气的红着眼眶,冲上去。

“江心儿,我今天非要撕了你,你……你个贱人!”

姜玫玫咬着牙,嘴里狠毒的骂着冲到白辛言面前,白辛言凌厉的一闪躲过去。

“咚——”

姜玫玫扑了个空,爬到水吧的吧台上,下巴磕到吧台的桌角上。

疼得她眼泪哗啦啦落下来。

“江心儿!”

姜玫玫咬牙切齿喊一声,转过身,看着白辛言的眼睛里都是仇怨。

半天,她抹了一把眼泪,笑着抬高下巴。

嗤笑一声:“江心儿,你现在还不知道吧?你三年前在Z国王室医院做过整容手术,植皮手术的事情,林月蓉已经在收集证据了!”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段时间,她可是没有闲着。

一直都死死盯着林月蓉这只自作聪明的螳螂。

所以,她不仅知道林月蓉在搜集白辛言整容的证据,还知道,林月蓉打算把白辛言弄死,取而代之。

当然,这些她是不会告诉这个贱人的,她要等到林月蓉事成之后,再对付林月蓉。

取而代之,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既然,林月蓉能取而代之江心儿,她自然也能做到取而代之林月蓉。

这么多年睡了那么多糟老头子,她也该换换口味了。

当然,换口味只是其一,她还是非常希望能坐上豪门太太位置的。

想到自己的完美计划,姜玫玫几乎要兴奋的笑出来。

“姜玫玫!”白辛言看着林月蓉一双眼眸里直泛绿光,笑了笑开口:“你活着的唯一兴趣,就是天天放狗屁啊?谁告诉你我整容了?”

一句话讲出去,姜玫玫脸上的得意笑容,一下子没了。

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半天,又笑了:

“呵,江心儿,我就知道不会承认,没关系,到时候,林月蓉回拿着证据找你来的!你就等着吧!等着被霍家扫地出门,被公司封杀!”

白辛言圆圆小脸儿,笑容浅浅,看着姜玫玫开口:“是吗?那我就等着喽!”

“你!”

姜玫玫嘴上没沾到便宜,手上也没占到便宜。

一张脸气得都歪了,纤细手指指着白辛言半天,又放下来。

转身离开了水吧前。

姜玫玫离开后,直接出了万瑞达的门,坐上自己红艳艳的跑车。

她冷着一张脸,拿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喂,是我,你这几天盯紧林家那个绿茶,嗯……废话,该出手帮的时候,当然要帮了,我跟她可是同一个敌人,嗯……好了!做事利索点!”

挂了电话,姜玫玫要启动车子。

这时候,突然看到从不远处酒吧里迈出来的白明重。

姜玫玫是混娱乐圈的,之前跟过几个大老板,对越江市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

这个白明重虽然不是企业家的身份,也不是总裁老板的身份,但他是白氏集团董事长白振业的儿子。

姜玫玫也是知道的。

她看着拎着酒瓶,脚步趔趄的白明重,眼底精光一闪。

推开门下车。

迈着小方步走到到白明重的面前,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娇柔的唤一声:“白先生?”

白振业自从见到那对琥珀耳坠后,就成天泡在酒吧里,对于公司和白辛蓝过问都不过问一句。

他刚刚喝了酒,听到有人唤他,抬起迷蒙的醉眼。

看到眼前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裙,貌似是夜店那种地方出来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头大波浪卷发,一张姣好的面容,身材好的也没话说。

他不认识这个人,抬手就把女孩子往一帮一推,继续往前走。

“欸!”

姜玫玫被推,气得大白眼一翻。

欸了一声,赶忙转身,又追上白振业,拦在白明重的面前。

勾了勾娇俏嫣红的唇,温柔一笑:

“白先生,您是喝多了吧?我送您回家吧?嗯?”

讲着话,就伸出手臂去扶歪歪倒到的站不稳的白明重。

白明重被女孩子扶住,稳住身子,转头看向姜玫玫。

“你是谁?”

虽然醉了酒,但白明重扔保持着一份警惕之心,皱着眉头问女孩子。

“我?”姜玫玫微微一怔,嘴角又勾起一抹笑容,“我是……我是您的一位故友,好了,白先生您上我车,我送您回家吧!”

讲着话,姜玫玫要扶着白明重上自己的跑车。

白明重没有挪动步子,眯了眯醉眼,又看向姜玫玫。

嘴里含含糊糊的讲:“故友,你是……”

突然,白明重醉眼有了一丝清明,猛地抓住姜玫玫的手臂,激动的看着姜玫玫讲:“你是静雅的朋友?是不是……是不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