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我们是过命的夫妻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688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姜玫玫不知道白明重口中的静雅是谁,嘴角干巴巴扯了扯,要回答一句不是。

但是话到嘴边,仔细想了想。

觉得这是接近白明重的好机会,于是,就轻轻点了点头,应:“嗯,是的,白先生,我是她的朋友,您……您快上车吧,我看您喝了不少酒呢!”

白明重一听是姜玫玫讲是云静雅的朋友,一张老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的表情。

抓着姜玫玫的手,有些颤抖,要讲什么却又讲不出来。

姜玫玫看着老男人这么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腕,心里很是嫌恶。

果然没有一个男人不好色的,可不就是嘛,见到她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松手了。

姜玫玫尬的扯了扯嘴角,又提醒一句:“白先生?”

白明重激动的不知所措,眼睛也有些发直,姜玫玫开口唤他。

一下子回神,点了点头。

姜玫玫扶着白明重上了车,帮他系好安全带,转头看向白明重。

勾着娇俏的小嘴,轻笑着问:“白先生,我是要送您到哪?是白家别墅吗?”

“不!不去!”

白明重醉眼痴痴的看着姜玫玫,几次欲言又止,这会儿姜玫玫问他。

他摇了摇头,“不去别墅,去拉亚酒店!”

“好的!白先生,您做好了!”

姜玫玫提醒一句,踩下油门,把车子往拉亚酒店开去。

很快车子停下来,姜玫玫扶着白明重下车,进入到他所开的房间内。

“请问……请问你怎么称呼?你真的静雅的朋友吗?”白明重进到房间里,迫不及待的开口问姜玫玫。

姜玫玫都不知道静雅是谁,拢了拢发丝,只回答说:“白先生,我姓姜,您叫我小姜就可以了!”

“哦,小姜,那……那你跟静雅是什么朋友?静雅最后走的时候,跟你有没有说过什么?”

白明重眼神里都是急切,他很想知道当年云静雅一跃而下前,到底说了什么。

讲真,对于云静雅的背叛,他一度不敢相信的。

但是……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她确实背叛了他!

她是出于羞愧,才一跃而下的!

想到这里,白明重一双醉眼又红了,痛苦的单手掩面。

坐到床边,哽咽的起来:“算了,算了不用说了!不用了……你……你走吧!”

姜玫玫看着掩面而泣的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很想探究。

白明重又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这会儿,这种关键时刻,姜玫玫怎么可能离开,眼球转了转。

摁下床头的内线:“麻烦给我来一瓶威士忌!”

要想让男人开口,一瓶酒就够,实在不行就两瓶。

姜玫玫挂了电话,很快就有酒店的客房服务人员敲门,把酒送进来。

“好的,谢谢!”姜玫玫平日里是不会道谢的,这会儿当着白明重的面,特意说了一句谢谢。

待服务人员离开,姜玫玫拿起桌上的酒杯,斟了两杯威士忌。

走到床边坐着的白明重面前,把一只酒杯递过去:“白先生,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过去就过去吧!”

虽然不明白白明重为什么这么难过,但是,这些套词是通用的。

讲了一句话,姜玫玫把手中的高脚杯又往白明重面前递了递。

白明重抬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接下来,又夺过姜玫玫手中的酒瓶,直接往酒杯里倒酒。

“欸……白先生……”

姜玫玫张口,要讲些什么,但是看到白明重已经一杯酒下肚了。

气得,暗暗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要开口。

这个时候,旁边的白明重“咕咚”一下子醉倒在了床上。

姜玫玫见状赶忙上前,唤:“白先生,白先生,你没事吧?欸……”

唤了几声,姜玫玫叫不醒白明重。

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要往门外走。

突然,“啪嗒”“咚”两声,一个黑色的绒布首饰盒从白明重的上衣口袋里滑落出来,掉到了地板上。

姜玫玫一怔,转头看向那黑色的绒布首饰盒。

走过去,弯腰捡起来,打开首饰盒。

发现首饰盒中是一对琥珀色的耳坠,那耳坠看款式比较古早,应该是上世纪的东西。

姜玫玫目光闪了闪,看了一眼床上烂醉如泥的白明重,把里面的一只耳坠拿出来,放进随手拿的包包里。

另一边,白辛言买了两杯鲜榨橙汁,窜回到签售会队伍的前面。

“霍胤尧,我买了两杯橙汁,给你!”

白辛言把手上的一杯橙汁递到轮椅上的男人面前。

霍胤尧垂眸瞧了一眼白辛言递来的果汁杯,伸手要去接果汁。

这个时候,一个小太妹打扮的年轻女孩子,穿着溜冰鞋,从白辛言身后滑过来。

她手上拿着两杯热咖啡。

许是溜冰技术不太好,女孩子突然身子往前倾,惊恐的喊了起来:

“诶诶,我的妈呀,快闪开——”

“小太太!”

阿夫看到有人冲着白辛言冲过来,惊得脱口而出。

白辛言背对着女孩子,并不知女孩子即将要撞上自己。

听到阿夫开口,要回头,突然男人要去接果汁的大手,凌厉的扣住白辛言的腕子,把人极力的往自己身边扯。

滑旱冰的女孩子惊叫着,从轮椅前面的缝隙中穿了过去。

虽然躲过了一劫,但是白辛言手中的果汁杯甩了出去,果汁洒了一身。

霍胤尧瞧着白辛言裤子上的果汁污渍,皱了皱眉,开腔吩咐阿夫:“还杵着?”

“是,九爷!”

阿夫应了一声,让保镖把白辛言留在车上的备用的衣服,取来。

“别弄了,去换上!”霍胤尧挑眉,看着低头擦拭身上果汁污渍的白辛言,开腔。

白辛言抬眼看了一眼,点点小脑袋,拎着衣服去洗手间。

好一会儿,白辛言换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

霍胤尧瞧了一眼女孩子圆圆的小脸儿,抬手在女孩子渗出汗珠的小鼻尖上,轻轻一抹。

然后,把阿夫重新买的果汁,拿过来递给白辛言一杯。

待白辛言接过,又一把把人抱起来,让她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以后做事稳当点儿,毛毛躁躁的!”

霍胤尧讲的是刚刚被人差点撞上的事情。

“呕吼?怨我喽?”

白辛言喝了一口果汁,犟嘴:“我又没长后眼!你要训,去训那个人去哦!”

霍胤尧一手托着女孩子细腰,垂眸看着自己的小太太:“你觉得你能比她好到哪里去?”

“恩恩,好好好!”白辛言最终也不想跟霍胤尧在自己身上的小毛病绕,就随口应声:“来来来,九爷我们喝个交杯果汁!”

讲着话,伸手把阿夫手上的果汁杯,递给霍胤尧。

霍胤尧拿着果汁杯,嘴角抽抽。

要说什么,白辛言已经缠上自己的手腕,小嘴儿巴巴的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过命的夫妻,永不分离!来!”

讲着话,白辛言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霍胤尧嘴角抽抽的厉害,瞧一眼自己手上那个果汁杯,最终低头,喝了一口。

过命的夫妻,永不分离!

嗯,挺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