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太太,你……真的好绝情啊!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45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3:16:00

霍胤尧的确是难受,心脏仿佛被人拿千万根针在心尖上刺一样,疼得他无以复加。

他之所以不去霍氏,就是在专心等太太,他无法让太太消气,唯有专心的等,等她回来。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可是没想到,等来的竟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太太,你难道真的一点夫妻情分都不念?

你难道真的舍得下这份放在心底三年的欢喜?

其实,再真正和白辛言结婚后,霍胤尧就选择相信白辛言说的那句“喜欢了三年”。

可,既然是三年的喜欢,为什么现在就要放弃?

为什么不再继续喜欢下去?

霍胤尧眉头蹙成一个川字,根本无法接受,等了这么多天的太太会提出离婚的诉求。

骨节分明的大手还在轻轻颤抖,淡漠的眼角已然泛了红。

是疼,也是不舍……

但是就算再不舍,也要面对事实,他伸手接过许丛手中的档案袋,从袋子里抽出所谓的离婚协议书。

许丛见状,赶忙去把墙壁的开关摁下。

昏暗的灯光下,霍胤尧一页一页翻看离婚协议书,协议书的末页一枚鲜红的指纹落在签下的名字上。

那抹红刺眼的很。

霍胤尧只一眼,双眸便红了!

太太,你……真的好绝情啊!

他们都说最是无情豪门少,可即便再无情,也没你这般无情……

不对,豪门少是无情,你是绝情……

呵!

霍胤尧看着协议书末页的鲜红指印,冰冷淡漠的唇角微微一扯,红红的眼底顿时被冰冷无情的笑意填满。

合了协议书,霍胤尧侧首看向旁边的许助理。

“既然太太做了决定,要离婚,那就满足她!”

一句话讲出去,没有任何情绪,淡淡的。

仿佛就是跟在讲一件稀松平常的公事。

许丛心头猛地一惊,瞪着眼睛,犹豫又不可置信的问:“九爷,您是说……您要签了协议书?”

“嗯!”

霍胤尧微微颔首,眼角一片肉眼可见的冰凉。

离婚是太太提出的要求,他是太太的丈夫,作为丈夫他怎么可能不答应太太的请求?!

他不仅会答应,他还要……送太太一份大礼。

祝太太离婚快乐!

“可……”

许丛不明白霍胤尧此时的心思,犹豫的开口:“可是,九爷您……”

“拿笔!”

霍胤尧没有给许丛说下去的机会,吩咐一句。

许丛虽然是霍胤尧工作上的助理,但是跟在霍胤尧身边,亲眼见证了霍胤尧和小太太两人相识相知的过程。

这才短短几个月,昔日的恋人夫妻就要到了头。

心里不好受,还打算再劝:“九爷,事情或许还有转机,您可以……”

一句话没有讲完,就感受到来自顶头上司的冰冷眼神。

不得已闭了嘴。

应声说:“好,九爷,您稍等,我去拿笔!”

许丛心中虽然有遗憾,但是九爷决定了事情,尤其是私事,他没有任何话语权。

应了一声,就到书桌前拿了签字笔,回到霍胤尧身边。

“九爷!”许丛把签字笔摘下笔帽,递给霍胤尧。

霍胤尧余光扫了许丛一眼,抬手接过签字笔,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名字签好,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到旁边的沙发上。

然后,自己操作轮椅出了书房的门。

……

Z国王室医院

白辛蓝看着镜子里自己光滑白皙,没有任何疤痕的脸,抬手轻轻抚摸一下。

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就跟自己的皮肤一样。

“蓝儿,真没想到这个Z国王室,居然能有这么好的技术,可以把你脸上的疤完全去除!”

旁边,胡范琴看着镜子里的白辛蓝,也是很感叹。

之前,封家的人把她的蓝儿带走,本来以为封家是要对女儿做什么,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替她蓝儿去除脸上的疤痕。

而且,还去除的这么彻底。

真是不错啊!

胡范琴从心眼里感谢这个封家的少爷,眼底精光闪了闪,笑挽上女儿的手臂。

一边往病床的方向走一边说:

“蓝儿啊,我看那个封家少爷还真有些本事啊,居然能让你住进这Z国王室的医院里,还把你脸上的疤痕彻底去除了,还说要帮你安排一个住处,你说这……这封家的少爷什么意思啊?”

胡范琴眼底的精光闪了闪又闪,嘴角的笑很有深意。

就差跟白辛蓝说:“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这样的话,她只在心里你想,但不敢明明白白的讲出来,怕自己女儿会一个不高兴闹了起来。

“什么意思?”

白辛蓝看了一眼胡范琴,哼了一声,说:“当然是在那个小贱人面前卖好了!”

她早看出来了,这个封家的男人特别关注白辛言那个小贱人,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讨好江贱人。

胡范琴嘴角抽抽:“蓝儿,你是这么想的啊?”

“不然呢?”白辛蓝说:“你看不出来那个封家的男人特别在乎白辛言那个贱人吗?妈,他们俩绝对有一腿!”

果然,这个贱人跟她那个贱妈一样,贱得只会对男人发。

白辛蓝讲的很是认真,胡范琴呵呵的笑了笑,又看了一眼自己女儿的脸,委婉的说:“也不能这么说吧,那个贱丫头是跟封家人关系不错,多次替她解围,但是,我看贱丫头并不喜欢封家的那位,而且封家的那位似乎只对她也只是帮助,没别的动作。”

听到胡范琴一直替白辛言瞥清关系,白辛蓝一下子怒了,瞪着眼睛看着胡范琴。

怒吼一句:“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替那个贱人说话?”

眼见女儿情绪激动,胡范琴赶忙笑着安慰,“蓝儿蓝儿,你听妈说,妈不是在替那个贱人说话,那贱人太贱了,她联合那个她那个贱妈和我们抢你爸爸,妈怎么可能会替她说话,妈是……”

顿了顿,胡范琴拉过白辛蓝的手,小心的试探的开口:“妈是觉得那个封家少爷不错,人虽然高傲,但是对你我还是不错的,帮你治疗伤疤,还说要替我们安排住处,我觉得你可以试着跟……”

“胡范琴,你脑子有大粪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